当前位置: 主页 > 论文库 > 工学 > 环境工程 >

ai换脸杨幂91最新网址

时间:2017-08-30 09:56 来源:www.paradigmclock.net 作者:ai换脸杨幂91 点击:
摘要:寺庙园林环境的氛围很大程度上依赖植物的营造,作为中国古典园林四大类型之一的寺庙园林,其植物配置自然遵循古典园林植物配置的原理与方法,除此共性之外还有其独特的个性,具体表现在:寺庙与植物的关系、寺庙园林植物配置方法、寺庙园林植物选择特点、宗教对大自然的态度。
  寺庙园林在园林化的过程中,植物造景起到了重要的作用。北京的寺庙园林都遵循着古典园林植物配置的手法,通过生境、画境、意境的三个境界的打造,形成了北京寺庙园林特色的植物景观。
  一、山水与植物的生境
  北京的寺庙分布有些为皇家服务的位于市区内,其余大多数位于远郊区比较幽静的深山老林间,取其自然环境的幽静深邃,以利于僧人远离尘世,修身静养。经过千百年的历史变迁,很多寺庙周围山水风景形成了大面积的园林环境,林木秀蔚,生气充盈,现以成为香火旺盛,香客不断,吸引众多游客观光的生态旅游胜地。
  以北京历史最悠久的潭拓寺为例,潭拓寺始建于西晋永嘉元年(公元307年),距今1800多年的历史,潭拓寺规模宏大,寺内占地2.5公顷,寺外11.2公顷,加上所管辖的林地和山场,总面积达121公顷。位于北京市门头沟区东南,太行山余脉宝珠峰南冀,因寺后有龙潭,山上有拓树,故民间一直称为“潭拓寺”。寺院坐北朝南,周围有九座高大的山峰,整个寺庙宛如在九条巨龙的拥立之下。“木欣欣以向荣,泉涓涓而始流”,一个生境盎然的自然山水与植物自然的分布,山水与植物、建筑融为一体,形成了寺庙园林的第一个境界,生境。
  二、建筑与植物的画境
  北京寺庙建筑中主要的殿堂建筑都集中分布于中轴线上,例如天王殿、大雄宝殿、法堂等。主殿前后和两侧多种植大型乔木,如松树、圆柏、侧柏、香樟、银杏、七叶树等姿态挺拔、叶茂荫浓的树木,多采用对植手法,布局上强调中轴对称,烘托出宗教的肃穆和幽静的环境氛围。配殿多分布于主殿两侧,如主殿两侧的钟楼、鼓楼、伽蓝殿、祖师殿、戒坛、罗汉堂等建筑。配殿的种植多采用中型和小型乔木,如龙爪槐、刺槐、玉兰、白皮松等,配合主殿大型乔木进行孤植或对植,形成有序的配置。
  寺庙中佛塔是用来供奉和安置舍利、经文和各种法物。塔院周边的植物常以龙柏、香樟等常绿乔木为基调,适当的点缀花灌木,表现其崇拜和寄思的功能。生活用房及庭院属寺院附属功能建筑,如斋堂、厨库、禅堂、方丈等。植物配置多以富有诗情画意的四季花灌木为主,有的有池、桥、亭、山石等进行布局。
  以北京的法源寺为例,法源寺占地面积为6700平方米,建筑规模宏大,采用中轴对称格局,进入山门后,中轴线上依次分布着天王殿、大雄宝殿、悯忠堂、毗卢殿、观音殿、藏经阁等,共七进六院,布局严谨,宽阔庞大。山门入口的两侧各种植两棵桧柏,进入山门为第一院,院内东西为钟鼓楼,院内北端为天王殿,中轴主道路两侧左右各种植两排古柏树,排列整齐,古韵苍翠,让众香客肃然起敬,突出了寺院庄严肃穆的气氛。因古寺已有千年,现有两棵换植为国槐。
  进入天王殿为第二院,北侧为大雄宝殿,院内三棵白皮松,其中一棵已有千岁。这棵白皮松是法源寺花木之冠,树干粗壮,干皮斑驳美丽,枝叶繁茂,苍松与建筑相映成辉,颇为壮观。大雄宝殿前为左右各一棵龙爪槐,西南角和东北角各种植一棵油松。穿过大雄宝殿第三院,左右各一棵国槐,北侧为悯忠阁,悯忠阁前都植丁香,东西两侧各植三棵国槐,《本草纲目》中说:“槐之言怀也?熏怀来人如此也。”国槐树冠浓密,花香四溢备受寺院亲睐,而且国槐寓意“怀念国家”,是民族凝聚力的象征物之一。
  悯忠阁与毗邻殿中间为第四院,院内种植左右对称的四棵油松,油松前为左右各一棵国槐和桧柏。第五院为毗邻殿与观音阁之间,院内对称的四棵树,三棵桧柏一棵油松。松树挺拔苍劲,四季常青,姿态优美,寓意坚韧不拔、不屈不挠的精神,与佛教的修行精神相吻合,所以北京寺庙常见古松柏类乔木。
  第六院为最北端的藏经阁前东西各一棵古银杏树,东侧的银杏树为一棵罕见的古树,虽然已有千年但是依然枝叶繁茂,每到金秋时节满树金黄,宛如一位老和尚身披金色的袈裟,膜拜之人络绎不绝。银杏树前为东西对称的七叶树和杨树各一棵。进入藏金阁前广场台阶左右各有一棵玉兰。整个法源寺庙小乔木基本以丁香为主。这种空间布局和动态序列布局融入了禅学思想,通过把自然美进行取舍、概括,使之成为一个有主次、有呼应的多样统一的完整布局。这就形成了寺庙园林的第二个境界,画境。
  三、香道与植物的意境
  香道是寺庙主要的交通路线,也是寺庙园林游览的引导景观。走在香道上,让人从“喧嚣的尘世”慢慢通向了“极乐的净土”,增添了人们内心的一分宁静,有助于游览者悟道。除了乔木以外,还有以种花为特色的寺庙,例如老北京人常说:“法源寺的丁香,崇效寺的牡丹,极乐寺的海棠,天宁寺的芍药,”都展现了不同的寺庙意境。
  丁香(Syringa oblata Lindl), 花色淡雅,姿态端秀,玲珑的花朵构成硕大的花序,芬芳的气息令人心旷神怡。北京法源寺的丁香皆有百年之久,花姿优美,花香浓郁,人们把这种花称为“西海菩提”,在寺庙种植中被视为吉祥、幸福的象征,以代表佛门的兴盛昌荣。
  牡丹(Paeonia suffruticosa),象征富贵,其花大、形美、色艳、香浓,为历代人们所称颂。文人们把牡丹颂为花中之王,香中第一,群芳冠,韶华主,国色天香。唐代诗人元稹曾有《西明寺牡丹》一诗;“花向琉璃地上生,光风炫转紫云英。自从天女盘中见,直至今朝眼更明。”崇效寺的牡丹以墨牡丹为奇,据说清末全国只有两株,一株在杭州西湖法相寺,一株就在北京的崇效寺。
  海棠(Malus spectabilis Borkh.), 海棠花娇艳动人,被喻为“国艳”,有“花中神仙”、“花贵妃”、“花尊贵”的称号,也有“解语花”的雅称。文人们用海棠寓意佳人,表达着思念、珍惜、慰籍和从容淡泊的情愫。又因为“棠”与“堂”谐音,海棠与玉兰、牡丹、桂花相配,寓意“玉棠富贵”。   芍药(Paeonia lactiflora),花大色艳.妩媚多姿,五彩缤纷,荣荣华贵.与牡丹为姊妹花,牡丹为花王,芍药为花相。正因为其花色众多,才被寺院所应用。元代诗人杨允孚《滦京杂咏》中这样描述芍药,“时雨初浇芍药苗,脆肥香压酒肠消。扬州帘卷春风里,曾惜名花第一娇”。
  寺庙的禅境不单是通过佛教礼制的建筑来表现,还要采用自然灵活的园林植物布局方式,借助植物的象征意义,力图寓禅境于景物,使香客在无形中接受佛教的熏陶。这就是寺庙园林的第三个境界,意境。
  四、寺庙园林植物配置的建议
  1、适当增加地被植物的种类和数量
  寺院中种植地被的种类过于单一,以北京法源寺为例,所有的地被花卉只有一种玉簪。建议可种植金叶过路黄(Lysimachia nummularia ‘Aurea’)作为地被,它耐寒性强,适合北方种植。在光照充足的地方可种植长生草(Sempervivum tectorum)又名观音座莲,其株形端庄,犹如一朵盛开的莲花,叶色富于变化,紫红色的叶尖极为别致,寓意吉祥,适合寺庙种植。
  2、适当增加并控制彩叶树种和花卉的应用
  黄色原为佛家最常用之色,首推黄色系植物,寺庙建筑用黄色,称为“金刹”,僧袍等一切装饰色都用黄色,佛像也鎏金、漆金为贵,因为黄色自古以来被认为是天上的颜色。代表着皇帝、代表着众神。这里推荐一种北方长势比较好、观赏性高的一种黄色竹子,黄杆京竹(Ph.aureosulcata f.aureocaulis)散生竹,杆高3-5米,直径1-2厘米,竹的秆与枝均为硫黄色。叶子为绿色,极具园林观赏性。
  其次为白色系植物,特别是莲花(Nelumbo nucifera)中的大白莲花,其花如雪如银,光夺人目。在《除盖障菩萨所问经》卷九记载,莲花出于污泥而不染,妙香广布,令见者喜悦、吉祥,因此以莲花比喻菩萨所修的十种善法。佛教中的袈裟也称为莲花衣,莲花还是佛菩萨的台座,白莲花与佛教的渊源颇深。唐代文学家陆龟蒙《白莲》这样描写到,“素花多蒙别艳欺,此花真合在瑶池。无情有恨何人觉?月晓风清欲坠时。”
  3、适度增加大型乔木的种植种类
  与佛教有关的大型乔木北京地区首选七叶树 (Asulus chinensis Bge) ,七叶树属七叶树科,为落叶大乔木,高达10米以上,胸径可达90厘米,冠大端正,树形标志,叶作星状,多呈七片,故名七叶树。佛典中记载:佛陀灭度后,圣弟子们为了使佛陀的教法长住于世,于是以摩诃迦叶为上首,发起佛陀遗教的集结。第一次集结的会场就是在王舍城的七叶窟,因为窟前有七叶树而得名。
  楸树(Catalpabungei C.A.Mey),树姿俊秀,高大挺拔,枝繁叶茂,花多盖冠,其花形若钟,红斑点缀白色花冠,如雪似火,每至花期,繁花满枝,随风摇曳,令人赏心悦目。秋自古就被各大名寺古刹所种植,《埤雅》载:“楸,美木也,茎干乔耸凌云,高华可爱。”北京的故宫、北海、颐和园、大觉寺都有百年以上的古楸树。
  五、寺庙园林的借鉴
  寺庙园林植物具有一定的局限性,但是在几千年的发展过程中,寺庙园林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,其布局形式和配置手法都有自己的特色。生境、画境、意境的完美体现代表了中国古代传统哲学的生态观和审美情趣,值得现代园林去借鉴。
  作者:冷默
Clicky